庚子問素.開幕記事
 
_____


 

是日秋光正好,窗外綠樹濃蔭,席上清光照人。

 





 

幾句開場後,隨見陶職人林逢熙端坐橙金泥牆前,
備具取土,靜默捏塑。



 




 

陶瓷歷史久遠,文字尚未抵達的洪荒時代,在一個瀟瀟雨歇的秋天夜晚,雲收月現。

一位父親忙活月下,看見泥地水窪遍布,映照水月天光,
遂有捏土塑造,盛水納物之醒悟。


 




 

造器初心,無疑是為了日常承載,以利尋常之用。
「用」,最終成為器物存在的目的。


 


林逢熙早年追逐天馬行空的創作,喜愛雕塑,銳意創新,
耽溺在自身所創造的私密的藝術世界裡。

隨人生境遇轉變,按心緒反省叩問,
從一位意氣風發的青年藝術家,走向一位體貼和藹的父親,






最終以燒造司茶器物作為修行日課。


__________







陶瓷造器,首先以泥、水成型。

那位遠古的父親,在野地裡為家人起火炊烤的同時,
偶然發現水分乾燥後的土泥,被烈火焚燒後更為堅實穩固,
可以為家人之用、為生活之用。

願天長地久、現世安好!



新作香道具的呈現


 
造器,畢竟為了實用、好用。
林逢熙帶著童年、故鄉、家人的貼心燒製茶器,
讓行茶司茶更貼近手的生理自然。







陶職人成長於農家,每年秋收後,看著大火焚燒稻田,
有如一場慎重的祭典儀式,於是對「火」有著童年以來揮之不去的,
像故鄉一樣的眷戀之情。







這種情感,成為他日後燒窯,準確掌握窯內氣氛的重要關鍵,也是他燒出清麗通透、溫心暖人的釉色質地,形成林逢熙獨特的器物美學。





茶敘末尾,暮色熹微,席上淨素茶盞,彷彿悠悠古月,傳遞曖曖溫光,
照亮席間與會嘉賓。共聚中秋前夕,共享人間清福。




 
Hochin 禾青香堂 x Banmu 半畝塘 x Feng Ning Yao 陶職人林逢熙
 

 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
#禾青香堂 #半畝塘  #庚子 #問素 #林逢熙



 

庚子問素.開幕記事
 
_____


 

是日秋光正好,窗外綠樹濃蔭,席上清光照人。

 





 

幾句開場後,隨見陶職人林逢熙端坐橙金泥牆前,
備具取土,靜默捏塑。



 




 

陶瓷歷史久遠,文字尚未抵達的洪荒時代,在一個瀟瀟雨歇的秋天夜晚,雲收月現。

一位父親忙活月下,看見泥地水窪遍布,映照水月天光,
遂有捏土塑造,盛水納物之醒悟。


 




 

造器初心,無疑是為了日常承載,以利尋常之用。
「用」,最終成為器物存在的目的。


 


林逢熙早年追逐天馬行空的創作,喜愛雕塑,銳意創新,
耽溺在自身所創造的私密的藝術世界裡。

隨人生境遇轉變,按心緒反省叩問,
從一位意氣風發的青年藝術家,走向一位體貼和藹的父親,






最終以燒造司茶器物作為修行日課。


__________







陶瓷造器,首先以泥、水成型。

那位遠古的父親,在野地裡為家人起火炊烤的同時,
偶然發現水分乾燥後的土泥,被烈火焚燒後更為堅實穩固,
可以為家人之用、為生活之用。

願天長地久、現世安好!



新作香道具的呈現


 
造器,畢竟為了實用、好用。
林逢熙帶著童年、故鄉、家人的貼心燒製茶器,
讓行茶司茶更貼近手的生理自然。







陶職人成長於農家,每年秋收後,看著大火焚燒稻田,
有如一場慎重的祭典儀式,於是對「火」有著童年以來揮之不去的,
像故鄉一樣的眷戀之情。







這種情感,成為他日後燒窯,準確掌握窯內氣氛的重要關鍵,也是他燒出清麗通透、溫心暖人的釉色質地,形成林逢熙獨特的器物美學。





茶敘末尾,暮色熹微,席上淨素茶盞,彷彿悠悠古月,傳遞曖曖溫光,
照亮席間與會嘉賓。共聚中秋前夕,共享人間清福。




 
Hochin 禾青香堂 x Banmu 半畝塘 x Feng Ning Yao 陶職人林逢熙
 

 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
#禾青香堂 #半畝塘  #庚子 #問素 #林逢熙

庚子問素|開幕活動記事
席上淨素茶盞彷彿古月,傳遞溫光
書院,好久不見|書院日常
幾分心力,得幾分收獲
涵碧藏韻|涵碧樓聯合美學展演
與之共享沉香文化的美好
太虛神遊|優人神鼓遊憨人
悠閑從容、自在隨心,流連太虛
翡翠青瓷|慈濟送愛到東非
捐出愛心,青瓷之禮
這一站,憨人書院
在憨人書院之後...
下一站,憨人書院
在憨人書院之前...
樸山大暑|聚落生活
聚落生活,串聯每一顆溫暖的心
曉村富馥|LEXUS 覓境茶會
沉浸梵音、品飲沉香、手作藍染
沐雨|林逢熙茶器創作展
陶職人的質樸,帶來茶器的無限寬廣
山村心音|半畝塘樸山村聚落活動
樸山芳草青,茶韻有心音
舞石|許藝獻石雕茶器物展
離2018剩50天的 「舞石」茶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