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降,薰香滿衣
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 ─ 唐·杜牧



過去的人說:「九月中,氣肅而凝,露結為霜矣。」深秋,黃葉落地,樹槎擎天。空氣中的水氣受寒凍之威,將大地點染一襲霜如天降,因此賦予了「霜降」這個淒清絕美的名字;而此刻的南方島嶼才正要開始名符其實的金風送爽。
 
 
這樣的天,頗適合捲起衣袖,手作搓香。調和歲月凝結的沉香,揉合馨香芬揚的香團,潤澤了這個季節乾裂的秋風,溫暖了不遠將來嚴冷的冬寒。混合天然楠木皮粉,讓原本飄散虛無的香氣,有了具體而微的形狀,可以遠賞,亦可近玩。
 

 




輕輕拈摘的一丸符合心意的重量,掌心搓揉,撙節力度,在桌上延展成一條筆直的線,似乎相信只要順著這條芳香的路徑,就可直抵心靈的彼岸;也可聚香成塔,構築一個香氣的精神標的;或是壓印成餅,妝點生活的一瓣心香。






沉浸在寧靜閑適的氣息裡,往往容易讓人安心下來。手中的香團,伴隨體溫散逸的芬芳,舉手投足間,都是芬芳美好。縱使往後行走在五味煙硝的塵世裡,也不致迷途失路。





帶著一個薰染著舒和之氣的全部身心,漫步碎石上,連步履也變得輕盈通透。緩緩走入象徵樸素光陰的斗笠竹屋,坐定在秋光照拂的厚實蒲團。煨一盅焙火炭香的烏龍茗茶,四溢的果香,應和秋收飽滿的豐盛心緒;烹一壺韻味深長的野放普洱,綿柔的底蘊,體味古往今來的人文厚度。


 
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#禾青香堂 #憨人書院 
 


 

霜降,薰香滿衣
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 ─ 唐·杜牧



過去的人說:「九月中,氣肅而凝,露結為霜矣。」深秋,黃葉落地,樹槎擎天。空氣中的水氣受寒凍之威,將大地點染一襲霜如天降,因此賦予了「霜降」這個淒清絕美的名字;而此刻的南方島嶼才正要開始名符其實的金風送爽。
 
 
這樣的天,頗適合捲起衣袖,手作搓香。調和歲月凝結的沉香,揉合馨香芬揚的香團,潤澤了這個季節乾裂的秋風,溫暖了不遠將來嚴冷的冬寒。混合天然楠木皮粉,讓原本飄散虛無的香氣,有了具體而微的形狀,可以遠賞,亦可近玩。
 

 




輕輕拈摘的一丸符合心意的重量,掌心搓揉,撙節力度,在桌上延展成一條筆直的線,似乎相信只要順著這條芳香的路徑,就可直抵心靈的彼岸;也可聚香成塔,構築一個香氣的精神標的;或是壓印成餅,妝點生活的一瓣心香。






沉浸在寧靜閑適的氣息裡,往往容易讓人安心下來。手中的香團,伴隨體溫散逸的芬芳,舉手投足間,都是芬芳美好。縱使往後行走在五味煙硝的塵世裡,也不致迷途失路。





帶著一個薰染著舒和之氣的全部身心,漫步碎石上,連步履也變得輕盈通透。緩緩走入象徵樸素光陰的斗笠竹屋,坐定在秋光照拂的厚實蒲團。煨一盅焙火炭香的烏龍茗茶,四溢的果香,應和秋收飽滿的豐盛心緒;烹一壺韻味深長的野放普洱,綿柔的底蘊,體味古往今來的人文厚度。


 
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#禾青香堂 #憨人書院 
小雪,敲冰煮茗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 ─ 唐 白居易
立冬,收藏歲月的溫香
春夏園林,秋冬山谷,一心無累,四季良辰。 ─ 明 陸紹珩
霜降,薰香滿衣
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 ─ 唐·杜牧
處暑,坐飲山林
惟田舍園亭,別是一番活計;焚香煮茗,把酒吟詩,不許胸中生冰炭。 — 明 陸紹珩
春風無限,行者無疆|春分
行歌春滿路,坐歌春滿園
春閑|立春閑養身心
台積電Formosa Culture Club × 禾青香堂
隱行|BMW都市隱士試駕會
隱有深趣 ,行者無疆
庚子問素|開幕活動記事
席上淨素茶盞彷彿古月,傳遞溫光
書院,好久不見|書院日常
幾分心力,得幾分收獲
涵碧藏韻|涵碧樓聯合美學展演
與之共享沉香文化的美好
太虛神遊|優人神鼓遊憨人
悠閑從容、自在隨心,流連太虛
翡翠青瓷|慈濟送愛到東非
捐出愛心,青瓷之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