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雪,敲冰煮茗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 ─ 唐 白居易



循著蓬蓬鬆鬆的嫋嫋茶煙,散逸出大地青草般的茶香四溢,溫暖了季節裡的寒涼。節氣輾轉,由燦爛紛繁的晴暖之日,過渡到飄搖蕭索的雪候濕寒。小雪,最宜起炭烹茗。
 
 




擇一處枝葉扶疏的玉樹,倚一畔天光雲影的池塘,偎一拳風骨嶙峋的壘石,煮一壺老韻蔘香的白茶。碎步翠竹掩映的白石甬道,即使初來乍到,一路周折百轉,滿路陰雲蔽日,任何人也一定會被眼前的閑逸景致,漂洗得雲淡風輕。
 






小雪,「斯時天已積陰,寒未深而雪未大。」島嶼暖人,氣候溫和,平地雖未見皚皚白雪,卻也有醒人的涼寒澈透。當一碗溫熱綿柔的老白茶下肚,便隨著歲月陳化的老茶香,以樸素姿態,開啟一段沉香雅韻的懷舊時光。
 



來到書院之前是風火火的煙花塵世,來到書院之後,又是另一番平淡天真的田園景緻。木屋窗邊掛著幾匹深情彩繪的果蔬野菜,晾曬著樸實憨厚的人生哲學。窗外冷風颼颼,室內溫暖如春,隨一己之意搓揉著手中的沉香香丸,從此人生有味,芬芳有型。





冬日晝短,轉眼已是黃昏。夜晚的山中儘管淒清寂寥,也會有瑩瑩的明星指引著來時去路。帶著經久不散的沉香氣息,尋步竹屋席茶,氤氳微醺的燈火照見了老舊泛黃的心事,彼此忘機,卸下煩擾,飲下閑適的茶湯,滋養人生的餘情。




 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#禾青香堂 #憨人書院 
 


 

小雪,敲冰煮茗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 ─ 唐 白居易



循著蓬蓬鬆鬆的嫋嫋茶煙,散逸出大地青草般的茶香四溢,溫暖了季節裡的寒涼。節氣輾轉,由燦爛紛繁的晴暖之日,過渡到飄搖蕭索的雪候濕寒。小雪,最宜起炭烹茗。
 
 




擇一處枝葉扶疏的玉樹,倚一畔天光雲影的池塘,偎一拳風骨嶙峋的壘石,煮一壺老韻蔘香的白茶。碎步翠竹掩映的白石甬道,即使初來乍到,一路周折百轉,滿路陰雲蔽日,任何人也一定會被眼前的閑逸景致,漂洗得雲淡風輕。
 






小雪,「斯時天已積陰,寒未深而雪未大。」島嶼暖人,氣候溫和,平地雖未見皚皚白雪,卻也有醒人的涼寒澈透。當一碗溫熱綿柔的老白茶下肚,便隨著歲月陳化的老茶香,以樸素姿態,開啟一段沉香雅韻的懷舊時光。
 



來到書院之前是風火火的煙花塵世,來到書院之後,又是另一番平淡天真的田園景緻。木屋窗邊掛著幾匹深情彩繪的果蔬野菜,晾曬著樸實憨厚的人生哲學。窗外冷風颼颼,室內溫暖如春,隨一己之意搓揉著手中的沉香香丸,從此人生有味,芬芳有型。





冬日晝短,轉眼已是黃昏。夜晚的山中儘管淒清寂寥,也會有瑩瑩的明星指引著來時去路。帶著經久不散的沉香氣息,尋步竹屋席茶,氤氳微醺的燈火照見了老舊泛黃的心事,彼此忘機,卸下煩擾,飲下閑適的茶湯,滋養人生的餘情。




 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#禾青香堂 #憨人書院 
小雪,敲冰煮茗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 ─ 唐 白居易
立冬,收藏歲月的溫香
春夏園林,秋冬山谷,一心無累,四季良辰。 ─ 明 陸紹珩
霜降,薰香滿衣
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 ─ 唐·杜牧
處暑,坐飲山林
惟田舍園亭,別是一番活計;焚香煮茗,把酒吟詩,不許胸中生冰炭。 — 明 陸紹珩
春風無限,行者無疆|春分
行歌春滿路,坐歌春滿園
春閑|立春閑養身心
台積電Formosa Culture Club × 禾青香堂
隱行|BMW都市隱士試駕會
隱有深趣 ,行者無疆
庚子問素|開幕活動記事
席上淨素茶盞彷彿古月,傳遞溫光
書院,好久不見|書院日常
幾分心力,得幾分收獲
涵碧藏韻|涵碧樓聯合美學展演
與之共享沉香文化的美好
太虛神遊|優人神鼓遊憨人
悠閑從容、自在隨心,流連太虛
翡翠青瓷|慈濟送愛到東非
捐出愛心,青瓷之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