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雪,雪兆豐年
薰蒸沉水意微茫,全樹飛來爛熳香 ─ 宋·范成大



雪季的北風熱烈地吹拂著素色潔淨的茶旌,飄揚了茶客的思緒。才剛踏入山水環繞的書院,隨即奉上歲月悠遠的老白茶,迎賓送暖。儘管寒風任意蕭索,心始終是熱的
 
 


「斯時積陰為雪,至此栗烈而大,過於小雪,故名大雪。」距離太陽最遙遠的季節裡,光陰選擇以水的方式流淌,消逝的不會再重來;而即將到來的芬芳美好,卻值得等待。
 






行客途經三角有型的竹屋,被屋內陽光篩落的縱橫光影紛紛一網打盡,深情迷戀,甘願一往情深地久久迷失在恍惚交錯的竹間縫隙裡,留下短暫卻燦爛的時光倒影。
 



沉香與人的相遇,都有著誰也無法說出的奇妙緣分。每個初來乍到的人,或許早已淡忘了前世今生遺落的因果,一旦沉陷其中,再也不想單調乏味地走出。





把馨香馥郁的簡淨沉香,香結一段又一段的旖旎芬芳,或搓香為線,或堆香成城,沉靜的清香浸潤了每一雙近悅遠來的妙手,構築屬於自己的香氣精神領地。




 
帶著衣襟散逸的幽香走進竹屋,再來時,已是星光燦爛。展陳一席禪茶,縱令在深不可測的盛雪寒夜,杯盞透露的茶熟香溫,也會如光照亮著彼此溫暖的笑顏。




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#禾青香堂 #憨人書院 
 


 

大雪,雪兆豐年
薰蒸沉水意微茫,全樹飛來爛熳香 ─ 宋·范成大



雪季的北風熱烈地吹拂著素色潔淨的茶旌,飄揚了茶客的思緒。才剛踏入山水環繞的書院,隨即奉上歲月悠遠的老白茶,迎賓送暖。儘管寒風任意蕭索,心始終是熱的
 
 


「斯時積陰為雪,至此栗烈而大,過於小雪,故名大雪。」距離太陽最遙遠的季節裡,光陰選擇以水的方式流淌,消逝的不會再重來;而即將到來的芬芳美好,卻值得等待。
 






行客途經三角有型的竹屋,被屋內陽光篩落的縱橫光影紛紛一網打盡,深情迷戀,甘願一往情深地久久迷失在恍惚交錯的竹間縫隙裡,留下短暫卻燦爛的時光倒影。
 



沉香與人的相遇,都有著誰也無法說出的奇妙緣分。每個初來乍到的人,或許早已淡忘了前世今生遺落的因果,一旦沉陷其中,再也不想單調乏味地走出。





把馨香馥郁的簡淨沉香,香結一段又一段的旖旎芬芳,或搓香為線,或堆香成城,沉靜的清香浸潤了每一雙近悅遠來的妙手,構築屬於自己的香氣精神領地。




 
帶著衣襟散逸的幽香走進竹屋,再來時,已是星光燦爛。展陳一席禪茶,縱令在深不可測的盛雪寒夜,杯盞透露的茶熟香溫,也會如光照亮著彼此溫暖的笑顏。




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#禾青香堂 #憨人書院 
隆冬,薰香消寒
葵影便移長至日,梅花先趁小寒開 ─ 宋·朱淑真
大雪,雪兆豐年
薰蒸沉水意微茫,全樹飛來爛熳香 ─ 宋·范成大
小雪,敲冰煮茗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 ─ 唐 白居易
立冬,收藏歲月的溫香
春夏園林,秋冬山谷,一心無累,四季良辰。 ─ 明 陸紹珩
霜降,薰香滿衣
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 ─ 唐·杜牧
處暑,坐飲山林
惟田舍園亭,別是一番活計;焚香煮茗,把酒吟詩,不許胸中生冰炭。 — 明 陸紹珩
春風無限,行者無疆|春分
行歌春滿路,坐歌春滿園
春閑|立春閑養身心
台積電Formosa Culture Club × 禾青香堂
隱行|BMW都市隱士試駕會
隱有深趣 ,行者無疆
庚子問素|開幕活動記事
席上淨素茶盞彷彿古月,傳遞溫光
書院,好久不見|書院日常
幾分心力,得幾分收獲
涵碧藏韻|涵碧樓聯合美學展演
與之共享沉香文化的美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