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林間的花語茶話
穿越滿是花開的山徑,像是從人生的嚴冬邁入新生的春暖,每走一步,都是花枝春滿。趕赴一場山水環繞的花事,匯聚了地北天南的遠朋佳客,此刻與美好的春天,有一席花語茶話的幸福約定



踏入翠竹掩映的入口,閑雲碎步地走在白石道上,隨即被眼前開闊的田園景致,澄澈了心扉。走進潔白的木屋,炭火熬煮歲月陳釀的老白茶早已在壺中松風作響,以輕煙暖潤的姿態,融化幾日來料峭的春寒。
 
 


原本竹影交錯的竹屋,因連綿的寒雨漂洗得更加空靈清靜。大夥兒來的時候即便錦衣華服,此刻亦紛紛捲起衣袖,無畏艱寒,披荊斬棘,彎腰撿拾上個季節零落的枯木寒枝,高擎著雙手編織立體有型的築夢之網,從天而降,張掛自然。

 




渡河需要舟楫,席茶需要桌椅。在光陰的縫隙裡編結短長不一的黃竹,經過巧手,讓原本空心寂寞的脩竹,宛若一艘渡河的船舶,承載著一片閑情逸致,漂浮遨遊在紛雜的世間。當茶香傾注的瞬間,便已到了清涼的彼岸
 





在春風沉醉的黃昏裡,席飲雲南荒山野放古樹紅茶─夕岫。深厚綿柔的茶感一如她的名字,永遠是山峰夕照中最澄澈純淨的光芒。百年老欉普洱的底蘊,在口中輕輕盪開悠長的歲月。結束中暗著示另一段開始,若您來之前是紅塵客夢,離開後,禪意醒悟的人生才正要開始。









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#禾青香堂 #憨人書院 #沉香文化#香篆#薰香##花語茶話#手作線香 
 


 

山林間的花語茶話
穿越滿是花開的山徑,像是從人生的嚴冬邁入新生的春暖,每走一步,都是花枝春滿。趕赴一場山水環繞的花事,匯聚了地北天南的遠朋佳客,此刻與美好的春天,有一席花語茶話的幸福約定



踏入翠竹掩映的入口,閑雲碎步地走在白石道上,隨即被眼前開闊的田園景致,澄澈了心扉。走進潔白的木屋,炭火熬煮歲月陳釀的老白茶早已在壺中松風作響,以輕煙暖潤的姿態,融化幾日來料峭的春寒。
 
 


原本竹影交錯的竹屋,因連綿的寒雨漂洗得更加空靈清靜。大夥兒來的時候即便錦衣華服,此刻亦紛紛捲起衣袖,無畏艱寒,披荊斬棘,彎腰撿拾上個季節零落的枯木寒枝,高擎著雙手編織立體有型的築夢之網,從天而降,張掛自然。

 




渡河需要舟楫,席茶需要桌椅。在光陰的縫隙裡編結短長不一的黃竹,經過巧手,讓原本空心寂寞的脩竹,宛若一艘渡河的船舶,承載著一片閑情逸致,漂浮遨遊在紛雜的世間。當茶香傾注的瞬間,便已到了清涼的彼岸
 





在春風沉醉的黃昏裡,席飲雲南荒山野放古樹紅茶─夕岫。深厚綿柔的茶感一如她的名字,永遠是山峰夕照中最澄澈純淨的光芒。百年老欉普洱的底蘊,在口中輕輕盪開悠長的歲月。結束中暗著示另一段開始,若您來之前是紅塵客夢,離開後,禪意醒悟的人生才正要開始。











© Hochin 禾青香堂
#禾青香堂 #憨人書院 #沉香文化#香篆#薰香##花語茶話#手作線香 
 
安於小滿,更勝萬全
歲時小滿 迎來豐沛的雨水..
撫慰身心無恙—穀雨茶話
潤澤的雨季如約而至,令滿山遍野的桐花...
山林間的花語茶話
此刻與美好的春天.....
隆冬,薰香消寒
葵影便移長至日,梅花先趁小寒開 ─ 宋·朱淑真
大雪,雪兆豐年
薰蒸沉水意微茫,全樹飛來爛熳香 ─ 宋·范成大
小雪,敲冰煮茗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 ─ 唐 白居易
立冬,收藏歲月的溫香
春夏園林,秋冬山谷,一心無累,四季良辰。 ─ 明 陸紹珩
霜降,薰香滿衣
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 ─ 唐·杜牧
處暑,坐飲山林
惟田舍園亭,別是一番活計;焚香煮茗,把酒吟詩,不許胸中生冰炭。 — 明 陸紹珩
春風無限,行者無疆|春分
行歌春滿路,坐歌春滿園
春閑|立春閑養身心
台積電Formosa Culture Club × 禾青香堂
隱行|BMW都市隱士試駕會
隱有深趣 ,行者無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