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wa金工髹漆茶則

漆的深沉與美麗,
長久以來妝點著東方生活中的百味飲食。





「漆無胎不能成器」,歷來傳統漆器多施以木胎,工序繁複。

平日喜愛喝茶的職人Dawa卻選擇以難度更加不易的金屬創作髹漆茶則,
並採用溫暖潤澤的紅銅作為主要創作胎體。





一只金工茶則的誕生,需反覆鍛打,飾以貼付。
首先裁切雛形、邊緣打磨、退火鍛打、拗彎成形,
接著一層一層錆付,一次一次匏漆,直至完成精美的髹漆金工茶則。





退火過程中往往在金屬表面留下炫麗紋彩,
職人便隨紋發想,尋覓脈絡鍛打紋理如星辰浩瀚,如秋日芒花,或者是無心吹皺的一池春水。






更多的是經過幾回深刻的打花後,調和礦物色粉,染付漆飾,
頓時堅冰的金屬材質幻化為柔彩畫布,繽紛紫金,
有的彷彿秘境花園,有的靜謐湖光,透出多層次的色彩體驗。






Dawa的金工茶則不論是火紋還是蒔漆,都給人以豐富的想像空間,
自由如宇宙般翱翔,置於茶席上,多了一份輕鬆與愜意。



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Dawa #禾青香堂 #金工 #漆藝 #茶器具

 


Dawa金工髹漆茶則

漆的深沉與美麗,長久以來妝點著東方生活中的百味飲食。



「漆無胎不能成器」,歷來傳統漆器多施以木胎,工序繁複。

平日喜愛喝茶的職人Dawa卻選擇以難度更加不易的金屬創作髹漆茶則,並採用溫暖潤澤的紅銅作為主要創作胎體。



一只金工茶則的誕生,需反覆鍛打,飾以貼付。
首先裁切雛形、邊緣打磨、退火鍛打、拗彎成形,接著一層一層錆付,一次一次匏漆,直至完成精美的髹漆金工茶則。



退火過程中往往在金屬表面留下炫麗紋彩,職人便隨紋發想,尋覓脈絡鍛打紋理如星辰浩瀚,如秋日芒花,或者是無心吹皺的一池春水。




更多的是經過幾回深刻的打花後,調和礦物色粉,染付漆飾,頓時堅冰的金屬材質幻化為柔彩畫布,繽紛紫金,有的彷彿秘境花園,有的靜謐湖光,透出多層次的色彩體驗。



Dawa的金工茶則不論是火紋還是蒔漆,都給人以豐富的想像空間,自由如宇宙般翱翔,置於茶席上,多了一份輕鬆與愜意。
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Dawa #禾青香堂 #金工 #漆藝 #茶器具
茶則|Dawa金工髹漆
漆無胎不能成器
辛丑澄明(二)|鳳寧窯
【照見大地澄明】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辛丑澄明(一)|鳳寧窯
【澄明】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傳遞自然美好|鳳寧窯
香、茶陪伴, 便開始日常修行
定白瓷-茶盅|鳳寧窯
掬手春朝露,落月西窗白
庚子問素|鳳寧窯
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
無盡藏|鳳寧窯
造物有度,風月無邊
林逢熙|鳳寧窯
不談創作,只談合作
日日有味|鳳寧窯
在無常的歲月裡,喫一碗尋常的茶
翡翠青瓷 | 志窯
若沒有器物之美,世界將一片荒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