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逢熙《定白瓷茶盅》
掬手春朝露,落月西窗白

 

 



荷塘清曉,薰風徐動,已告夏日不遠。
此刻節氣時雨,不寒不燥,

若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或獨飲,或二三人共飲,皆可得其幽趣。


 


民初文人說:「得半日之閑,可抵十年塵夢。」 

 



器物與心境的和合,因器而得趣,因趣而得味,此中真意,無法言傳。


 




林逢熙《定白瓷茶盅》薄胎細潤、含蓄溫雅。
釉色為宋代定窯系白瓷,瑩潤素白,白中透青。滿釉支燒,清新可愛。


 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林逢熙 #禾青香堂 #陶職人 #鳳寧窯 

 

 
林逢熙《定白瓷茶盅》
掬手春朝露,落月西窗白
 

荷塘清曉,薰風徐動,已告夏日不遠。
此刻節氣時雨,不寒不燥,若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或獨飲,或二三人共飲,皆可得其幽趣。

 

民初文人說:「得半日之閑,可抵十年塵夢。」 
 


器物與心境的和合,因器而得趣,因趣而得味,此中真意,無法言傳。

 



林逢熙《定白瓷茶盅》薄胎細潤、含蓄溫雅。
釉色為宋代定窯系白瓷,瑩潤素白,白中透青。滿釉支燒,清新可愛。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林逢熙 #禾青香堂 #陶職人 #鳳寧窯 

 
茶則|Dawa金工髹漆
漆無胎不能成器
辛丑澄明(二)|鳳寧窯
【照見大地澄明】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辛丑澄明(一)|鳳寧窯
【澄明】2021林逢熙柴燒茶器新作
傳遞自然美好|鳳寧窯
香、茶陪伴, 便開始日常修行
定白瓷-茶盅|鳳寧窯
掬手春朝露,落月西窗白
庚子問素|鳳寧窯
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並作,吾以觀復
無盡藏|鳳寧窯
造物有度,風月無邊
林逢熙|鳳寧窯
不談創作,只談合作
日日有味|鳳寧窯
在無常的歲月裡,喫一碗尋常的茶
翡翠青瓷 | 志窯
若沒有器物之美,世界將一片荒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