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蒔雪|花與茶席】



凌凌寒柯,蟹爪苔枝,倔曲盤拗化為指下柔條,
猶憶夏日陽光下的嫵媚。




銀葉菊,
青青銀光,絨絨似雪,

扦插於苔木下,
像積了一層厚厚的霜白。




若覺得蕭索寂寞,
可採擷一束纍纍丹珠的鐵冬青,
飾以斑葉蘭、鋪以陰地蕨,
艷俏了冬日的寂寥。




兩款有機席茶

焙火烏龍
胭脂蜜甜,有如淡抹輕妝美人

熟茶沉韻
歲月蔘香,一如穩厚練達耆碩。




雪候,不妨閑步香堂,
尋味山林野韻。



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禾青香堂 #茶席美學 #軟性課程
 

【蒔雪|花與茶席】



凌凌寒柯,蟹爪苔枝,倔曲盤拗化為指下柔條,
猶憶夏日陽光下的嫵媚。




銀葉菊,
青青銀光,絨絨似雪,

扦插於苔木下,
像積了一層厚厚的霜白。




若覺得蕭索寂寞,
可採擷一束纍纍丹珠的鐵冬青,
飾以斑葉蘭、鋪以陰地蕨,
艷俏了冬日的寂寥。




兩款有機席茶

焙火烏龍
胭脂蜜甜,有如淡抹輕妝美人

熟茶沉韻
歲月蔘香,一如穩厚練達耆碩。




雪候,不妨閑步香堂,
尋味山林野韻。



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禾青香堂 #茶席美學 #軟性課程
 
大寒.樹千年茶會|花與茶席
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
蒔雪|花與茶席
閑步香堂, 尋味山林野韻
霜降|花與茶席
烏臼實子,銀白潔淨
淺談普洱茶之今生今世
瓦罐煎茶燒樹葉,石泉流水洗椰瓢
淺談普洱茶之前生前世
普茶名重於天下,出普洱所屬六茶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