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寒.樹千年茶會|花與茶席

大寒,以溫香告別艱寒

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,
甘心藏拙,不複問人世興衰。— 明‧陸紹珩





大寒,二十四節氣最末時令,
也是一年之中最後一個節氣。





古載:「寒氣之逆極,故謂大寒。」

當冷寒到了極致,萬物寂寥,萬象蕭索,
也就是年歲到了終點的時候。






然而,物極而反,陰極陽生
「大寒到頂點,日後天漸暖。」

大地經過一個冬季的沉潛醞釀,終將綻開萬朵燦爛的春花。





寒潮過後,偶爾會有幾日的晴好藍天,邀集三五好友,登步上下階除。
設茶展席於花樹之下,迎風遠望於樓臺之上,沉香嫋嫋,茶煙縷縷,白梅數點,
欣欣然沐浴溫風暖陽,陶陶然共醉笑語茶香。






清閑,是人生最好的養生之法。
最懂生活的明代人有道是:「結廬松竹之間,閑雲封戶;徙倚青林之下,花瓣沾衣。芳草盈階,茶煙幾縷;春光滿眼,黃鳥一聲,此時可以詩,可以畫。」

屏絕外在的追索,安住內心的清淨;無問於人間是非,不困於浮世悲喜。






天有時寒,歲有時艱,縱令寒澈侵骨,
以一盞茗茶,一炷清香,用審美的深心,
過靜慢的生活,那潛藏在季節冰封底下的溫流,
也將化作點點幽香,滿庭春意。






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禾青香堂 #茶席美學 #軟性課程
 
 
大寒.樹千年茶會|花與茶席

大寒,以溫香告別艱寒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,甘心藏拙,不複問人世興衰。— 明‧陸紹珩


大寒,二十四節氣最末時令,
也是一年之中最後一個節氣。
 

古載:「寒氣之逆極,故謂大寒。」
當冷寒到了極致,萬物寂寥,萬象蕭索,也就是年歲到了終點的時候。

 

然而,物極而反,陰極陽生「大寒到頂點,日後天漸暖。」
大地經過一個冬季的沉潛醞釀,終將綻開萬朵燦爛的春花。


寒潮過後,偶爾會有幾日的晴好藍天,邀集三五好友,登步上下階除。
設茶展席於花樹之下,迎風遠望於樓臺之上,沉香嫋嫋,茶煙縷縷,白梅數點,欣欣然沐浴溫風暖陽,陶陶然共醉笑語茶香。


清閑,是人生最好的養生之法。
最懂生活的明代人有道是:「結廬松竹之間,閑雲封戶;徙倚青林之下,花瓣沾衣。芳草盈階,茶煙幾縷;春光滿眼,黃鳥一聲,此時可以詩,可以畫。」
屏絕外在的追索,安住內心的清淨;無問於人間是非,不困於浮世悲喜。



天有時寒,歲有時艱,縱令寒澈侵骨,以一盞茗茶,一炷清香,用審美的深心,過靜慢的生活,那潛藏在季節冰封底下的溫流,也將化作點點幽香,滿庭春意。



 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禾青香堂 #茶席美學 #軟性課程
 
寒露|韻味茶香
橙金的果實,收穫杯中那風姿綽約的四溢茶香
秋分|潤養身心
平分秋色一輪滿,長伴雲衢千里明。 ─ 宋 李樸
白露|與君安閑
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 — 唐 杜甫
立秋|茗碗佐涼天
無由持一碗,寄與愛茶人。
芒種|不亂於心
世界愈快,心越定。
穀雨|工夫食茶
最愛晚涼佳客至,一壺新茗泡松蘿
蒔雪|花與茶席
閑步香堂, 尋味山林野韻
大寒.樹千年茶會|花與茶席
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
霜降|花與茶席
烏臼實子,銀白潔淨
淺談普洱茶之今生今世
瓦罐煎茶燒樹葉,石泉流水洗椰瓢
淺談普洱茶之前生前世
普茶名重於天下,出普洱所屬六茶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