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露,與君安閑
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 — 唐 杜甫

歲行如水,綿綿不盡。作別處暑,迎來露白。都說秋高氣爽,可南方末夏的殘暑炎威依舊興高采烈,不見散場。


 
偶爾午後從天而降的一場傾盆大雨,澆熄半日來的熱氣喧騰,隨之暮色四合,月華如洗,甘餐清風,醉飲花露。

 

 

秋序白露,日照漸稀,「陰氣漸重,凌而為露。」白晝暑熱雖猶在,夜晚寒涼不遠來。秋天,是告別歲月四時的浮華喧囂,走向人生四季的凝練靜定。

 


白露時分,往往伴隨著桂花飄香,團花繡放。清雅可人的細緻白菊,亦在一旁,依偎點綴,像是靜默無言的潔淨秋日,獨自開落。清新翠綠的果實,像是上個季節遺落的盛夏記憶,撿拾一席風景,窖釀一世情懷。


兩款席茶,映襯此刻明淨如水的初秋餘夏。花韻清芬的荒野白茶,有如身著一襲素淨長衫的女子,優雅芬芳地從金色霞光裡緩步走來;巖韻厚味的武夷岩茶,一如手持禪杖的歲月老叟,開示一席意味深長的人生妙諦。
 
 

© 禾青 香堂 Hochin
#禾青香堂 #沉香文化 #沉香 #節氣

 

 
 
白露,與君安閑
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 — 唐 杜甫

歲行如水,綿綿不盡。作別處暑,迎來露白。都說秋高氣爽,可南方末夏的殘暑炎威依舊興高采烈,不見散場。


 
偶爾午後從天而降的一場傾盆大雨,澆熄半日來的熱氣喧騰,隨之暮色四合,月華如洗,甘餐清風,醉飲花露。

 
 
秋序白露,日照漸稀,「陰氣漸重,凌而為露。」白晝暑熱雖猶在,夜晚寒涼不遠來。秋天,是告別歲月四時的浮華喧囂,走向人生四季的凝練靜定。

 


白露時分,往往伴隨著桂花飄香,團花繡放。清雅可人的細緻白菊,亦在一旁,依偎點綴,像是靜默無言的潔淨秋日,獨自開落。清新翠綠的果實,像是上個季節遺落的盛夏記憶,撿拾一席風景,窖釀一世情懷。


兩款席茶,映襯此刻明淨如水的初秋餘夏。花韻清芬的荒野白茶,有如身著一襲素淨長衫的女子,優雅芬芳地從金色霞光裡緩步走來;巖韻厚味的武夷岩茶,一如手持禪杖的歲月老叟,開示一席意味深長的人生妙諦。
 
 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禾青香堂 #沉香文化 #沉香 #節氣
寒露|韻味茶香
橙金的果實,收穫杯中那風姿綽約的四溢茶香
秋分|潤養身心
平分秋色一輪滿,長伴雲衢千里明。 ─ 宋 李樸
白露|與君安閑
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 — 唐 杜甫
立秋|茗碗佐涼天
無由持一碗,寄與愛茶人。
芒種|不亂於心
世界愈快,心越定。
穀雨|工夫食茶
最愛晚涼佳客至,一壺新茗泡松蘿
蒔雪|花與茶席
閑步香堂, 尋味山林野韻
大寒.樹千年茶會|花與茶席
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
霜降|花與茶席
烏臼實子,銀白潔淨
淺談普洱茶之今生今世
瓦罐煎茶燒樹葉,石泉流水洗椰瓢
淺談普洱茶之前生前世
普茶名重於天下,出普洱所屬六茶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