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露,韻味茶香

總是在悠長溫熱的暑夏裡,白衣清涼的茉莉花遍開無數個枝頭,飄香了整個街頭巷陌。當初那位多情的人,只為了收藏那縷淡雅潔淨的芬芳,以花入茶,將花的精魂融入茶的每個枝莖葉脈中,從此青青的茶湯,便多了幾分如花溫柔的品性。
 

 

都說花看半開,往往入香的花朵亦取花開六分。採擷經年飽含雲煙山嵐的茶菁,揉合季節裡新新初綻的鮮爽芳瓣,靜靜依偎,相濡以沫,於是就有了「窨茶」這樣美麗的相逢。自明代以來,芬芳無數個晴雨交織的日子。一旦相遇,便是百年風華。

 


席上品飲陳年花茶,半世紀以來封藏在時光深處的某個角落,因緣際會之下,在某個時刻不經意地開啟,那懷舊的氣息,便勢不可遏地奔湧而來。口中漫溢的港式陳香,宛如身著一襲風韻十足的旗袍佳人,成熟卻無世故,嫵媚卻不妖嬈。






歲行如水,行至寒露,已是深秋。以前的人說:「九月節,露氣寒冷,將凝結也。」可身處南方島嶼,夏日無賴,十月依舊艷陽高照,秋虎作威;卻是植物月夕花朝,餐風飲露,似乎比人先感得光陰流轉,寒來暑往。



 
山桐子,又名水冬桐。每當秋落時節,那一串串垂掛樹梢的嫣紅,彷彿是繽紛熱烈的夏日遲遲不肯退去的繁華。撿拾季節的點滴心事,妝點席上一株象徵豐收的禾穀,橙金的果實,收穫杯中那風姿綽約的四溢茶香。






 

© 禾青 香堂 Hochin
#禾青香堂 #沉香文化 #沉香 #節氣

 

 
 
寒露,韻味茶香

總是在悠長溫熱的暑夏裡,白衣清涼的茉莉花遍開無數個枝頭,飄香了整個街頭巷陌。當初那位多情的人,只為了收藏那縷淡雅潔淨的芬芳,以花入茶,將花的精魂融入茶的每個枝莖葉脈中,從此青青的茶湯,便多了幾分如花溫柔的品性。

 
都說花看半開,往往入香的花朵亦取花開六分。採擷經年飽含雲煙山嵐的茶菁,揉合季節裡新新初綻的鮮爽芳瓣,靜靜依偎,相濡以沫,於是就有了「窨茶」這樣美麗的相逢。自明代以來,芬芳無數個晴雨交織的日子。一旦相遇,便是百年風華。

 


席上品飲陳年花茶,半世紀以來封藏在時光深處的某個角落,因緣際會之下,在某個時刻不經意地開啟,那懷舊的氣息,便勢不可遏地奔湧而來。口中漫溢的港式陳香,宛如身著一襲風韻十足的旗袍佳人,成熟卻無世故,嫵媚卻不妖嬈。






歲行如水,行至寒露,已是深秋。以前的人說:「九月節,露氣寒冷,將凝結也。」可身處南方島嶼,夏日無賴,十月依舊艷陽高照,秋虎作威;卻是植物月夕花朝,餐風飲露,似乎比人先感得光陰流轉,寒來暑往。



 
山桐子,又名水冬桐。每當秋落時節,那一串串垂掛樹梢的嫣紅,彷彿是繽紛熱烈的夏日遲遲不肯退去的繁華。撿拾季節的點滴心事,妝點席上一株象徵豐收的禾穀,橙金的果實,收穫杯中那風姿綽約的四溢茶香。






 

© 禾青香堂 Hochin
#禾青香堂 #沉香文化 #沉香 #節氣
寒露|韻味茶香
橙金的果實,收穫杯中那風姿綽約的四溢茶香
秋分|潤養身心
平分秋色一輪滿,長伴雲衢千里明。 ─ 宋 李樸
白露|與君安閑
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 — 唐 杜甫
立秋|茗碗佐涼天
無由持一碗,寄與愛茶人。
芒種|不亂於心
世界愈快,心越定。
穀雨|工夫食茶
最愛晚涼佳客至,一壺新茗泡松蘿
蒔雪|花與茶席
閑步香堂, 尋味山林野韻
大寒.樹千年茶會|花與茶席
松花釀酒,春水煎茶
霜降|花與茶席
烏臼實子,銀白潔淨
淺談普洱茶之今生今世
瓦罐煎茶燒樹葉,石泉流水洗椰瓢
淺談普洱茶之前生前世
普茶名重於天下,出普洱所屬六茶山